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邯郸资讯 > 国内 > 焦点新闻

中国几个快“消失”的行业 再不看就见不到了

打铁花,先把熔好的铁汁注入事先准备好的“花棒”(一个拳头粗细、一尺多长的新鲜柳树棒,棒的顶端掏有直径3厘米大小的圆形坑槽,用以盛放铁汁),打花者一手拿着盛有铁汁的“花棒”,一手拿着未盛铁汁的“花棒”迅速跑至“花棚”下,用下棒猛击盛有铁汁的上棒,使棒中铁汁冲向花棚,打花者一棒接一棒,一人跟一人,铁汁遇到棚顶的柳枝而迸散开,又点燃棚上的鞭炮、烟花等,五彩缤纷、震天动地。传承这门艺术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捏面人。也称面塑是一种制作简单但艺术性很高的汉族民间工艺品。中国的面塑艺术早在汉代就已有文字记载。它用面粉、糯米粉为主要原料,再加上色彩,石蜡、蜂蜜等成分,经过防裂防霉的处理,制成柔软的各色面团。从手指头上产生的面人制品,受历史发展的影响,受北方大气的陶冶,这般有趣,这般有情,逐渐在市场中崭露头角。但是,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,机械化生产逐步代替手工业,看到的也越来越少了。

吹糖人。据传,吹糖人儿祖师爷是明朝宰相刘伯温。听老人讲,早些年都有走街串巷吹糖人的,为了让生意好做,糖人可以不必用钱来买,而是用牙膏皮来换。过去糖人很便宜,在不富裕的时候是儿童很喜爱的玩物。那时,家门口如果有“吹糖人”的,便会围满了小伙伴。如今儿童的玩物多了,糖人不再是单纯哄孩子的东西了,“糖人”挑子也早已被人遗忘,在城市的街头巷尾也很难觅其踪迹。对于现在的孩子,“糖人”已是个陌生的名词了。

补锅匠,曾经的年代,我们用生活比较艰苦,什么东西坏了都可以修修补补,比如说锅之类的。如今生活好了,补锅的人也少了,也一行也渐渐地在消失。

钉秤人。(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钉秤行业最辉煌的时期,制秤是一门极其讲究的手艺,一般钉秤匠一天能钉出三五杆秤。但受市场经济的冲击,一些缺德者在秤纽秤砣上作弊,影响了杆秤的声誉。一些黑心的商人请手艺人们做“亏心秤”(一般都是八两秤),可以出十多倍的价格,但是做了亏心秤,远折后代近折本人,是这个行业不能出现的事。而且现在杆秤正在逐步被台秤、托盘秤、电子秤所取代,钉秤的生意出现了日落西山的现象。)

绞脸的女子们,这是一种古老的美容方式,亦称绞面、开面、开脸等,是在西亚、中亚到东亚历史久远的使用线除去妇女脸上的汗毛的美容手段。如今更先进更发达的美容业取代了这一传统,虽然在海南广州等地还可以看到,但更多的人选择现代点的美容方法。

铜匠。铜匠用铜板或黄铜板制造各种器件(如铜壶、铜锅、铜管及各种配件)和修理各种铜器的人;但如今机械化生产逐步代替手工业从事这一行业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修钢笔的老师傅。在解放前,使用的钢笔大都是舶来品,以派克金笔为多,公事人也以拥有一支派克金笔为自豪。我幼年时,就见到过父亲拿派克金笔去维修的场面。那个年代的派克金笔,手感极有分量,笔尖的顶部有一点点黄金,字迹圆润,书写起来极其流畅。但使用久了,磨损很大,就要找修钢笔的师傅镶金。随着这类金笔的稀少,以至绝迹,很多人用坏了就会换新的。

国老式爆米花机,爆米花的那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是许多中国人童年的有趣记忆,老式火炉、葫芦形压力锅、麻袋……炉火上架着黑乎乎像大炮一样的爆米花机,师傅一边拉着风箱一边摇动着,随着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一团白烟升腾而起,热腾腾香喷喷的爆米花便装满了口袋,诱人的香,但不少网友表示,终于知道生玉米是如何变成爆米花的了,现在很难看到这样的场景了。如今更多的是便利的爆米花机。